<form id="hxjhd"><dl id="hxjhd"></dl></form>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meter id="hxjhd"></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hxjhd">
<form id="hxjhd"></form><address id="hxjhd"></address>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listing></address>

    <form id="hxjhd"></form>

    <address id="hxjhd"></address><form id="hxjhd"><nobr id="hxjhd"><progress id="hxjhd"></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hxjhd"><nobr id="hxjhd"></nobr></address>

    <noframes id="hxjhd">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meter id="hxjhd"></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xjhd"></address>
    您好,歡迎來到冠通期貨!
    當前位置:首頁 > 冠通研究 > 宏觀經濟

    后疫情時代 宏觀經濟政策要有新思維

    發布時間:2021-08-26 來源:網絡 作者:na

    最新發布的7月份國民經濟運行情況顯示,今年上半年經濟兩年平均增長5.3%,比一季度加快了0.3個百分點,經濟總體保持恢復態勢。但與此同時,部分消費領域和服務業指標增長不及預期,也引發了關注。

    8月18日,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主辦的宏觀經濟形勢研討會上,多位經濟學家表示,當前成本上升是全方面的,宏觀調控要更加強調注入確定性,關鍵是穩定各方預期。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等經濟學家表示,“宏觀經濟政策理念應從短期經濟運行的宏觀調控轉向基于發展后勁增強的宏觀治理?!?

    警惕“公共風險成本”上升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指出,當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嚴峻,國內經濟恢復仍然不穩固、不均衡。要做好宏觀政策跨周期調節,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統籌做好今明兩年宏觀政策銜接,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作為率先控制住疫情和實現復工復產的國家,2020年,中國經濟運行走出了一條“V”型復蘇曲線,且在2021年上半年交出了一份亮麗的“成績單”。2021年6月末,世界銀行發布最新一期《全球經濟展望》報告預計,2021年全球經濟增長5.6%,中國經濟增長8.5%,均高于上一期預測值。在不斷鞏固自身經濟增長的同時,中國持續為世界經濟復蘇貢獻力量。

    國新辦組織的7月份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付凌暉表示,綜合來看,今年下半年我國經濟主要宏觀指標會保持在合理區間,發展質量繼續提升。但是目前經濟仍是恢復性增長,下行壓力加大。

    付凌暉表示,“今年受基數影響,全年來看主要指標同比增速會呈現前高后低”。數據顯示,7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長6.4%,比6月份回落1.9個百分點;全國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增長7.8%,比6月份回落3.1個百分點;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4925億元,同比增長8.5%,比6月份回落3.6個百分點……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宏觀經濟形勢分析課題組此前曾做了調研,結合數據分析,他們認為,中國經濟復蘇回暖,但中長期影響循環暢通的公共風險成本仍居高不下,長期可持續發展的隱憂值得關注。

    這些隱憂包括:實體經濟營利能力長期來看受低附加值和高成本雙重制約;消費提振受制于收入預期和分配差距;投資增速趨緩和邊際報酬率遞減;全球來看高杠桿與經濟衰退并存。

    劉尚希著重強調了“公共風險成本”的上升,他認為這是現階段政府應特別關注的方向。當前,企業感受到生產經營成本、投資成本在上升,居民感受到生活、就業、養老成本在加大,政府的財政成本也在全面上升,“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領域的社會資本退出,財政接盤需要大量支出”,他說,“成本上升是全方位的”。

    企業成本提升壓縮利潤空間,影響投資積極性;生活成本上升壓縮需求空間,導致內需不足;政府成本提升壓縮財政空間,這些都可能加大經濟社會的脆弱性。因此,從宏觀經濟政策角度來說,必須要有新思維、新考慮。

    不僅要“救”魚還要換水

    劉尚希認為,與以往相比,當前經濟在復蘇過程中面臨的最大障礙是公共風險轉化而來的社會成本和交易成本迅速増大、而且呈現中長期化的趨勢,在這種具有高度不確定性的宏觀環境下,企業預期模糊、不穩定,其創新動力難以充分激發,創新活動也會收縮,經濟附加值也難以提高。應對新發展階段的全新挑戰,宏觀調控要避免“三化”:微觀化、地方化、避鄰化。

    這些年,為了提振市場活力,政府出臺了大規模的減稅降費措施,效果明顯。但一些針對微觀主體成本的減負政策措施和創新的激勵措施只具有臨時效應和局部效果。

    劉尚希用水和魚的關系作了解釋:好比池塘的水出現了問題,如果只是針對一條條魚去施救,其效果是有限的。這時候需要的是換水,改變魚生存成長的環境?!爸挥袑_公共風險,降低公共風險水平,微觀經濟活動才會舒展開來,成本利潤率才能提高,經濟循環的宏觀條件才算具備?!?

    同時,我國的宏觀調控由中央與地方共同承擔,自2008年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沖擊以來,地方承擔的分量越來越重。課題組發現,若過多地通過地方來實施宏觀調控,宏觀效果將會隨之加速遞減,甚至會演變為各級政府的行政行為,在市場上產生擠出效應,并給其帶來更大的不確定性。

    地方政府的宏觀調控一般通過大幅度擴大地方赤字和債務、地方融資擔保、地方政府基金以及地方改變規劃、臨時大量增設項目等方式實現,從短期看有效益,但從中長期看,可能導致更大的公共風險,引發市場的疑慮。

    風險意識正逐漸深入人心。這支團隊發現,各部門和地方對問題、風險和成本的局部考慮、本位思維和風險規避傾向,導致一些地方政府和部門趨于避免問責,而不是在承擔風險。

    劉尚希用“鄰避效應”來形容這一傾向,他說,這樣一來,可能導致宏觀政策難以達到對沖風險的目標,而是轉移風險、轉嫁風險和隱藏風險,風險表面上被控制,實質上是“風險大鍋飯”。

    “教科書恐怕要重寫了”

    在同一個場合,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所長張宇燕試圖站在全球經濟的視角來提醒中國經濟面臨的風險。

    他說,全球經濟深度衰退,特別是今年疫情反復對宏觀政策的影響巨大。以美國為例,密歇根大學近日公布了最新的消費者信心指數,一個月時間美國的消費者信心指數從7月的81.2%掉到70.2%,短期內出現如此大的跌幅在歷史上僅有兩次,一次發生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一次發生在2020年4月美國疫情蔓延后?!斑@反映出大家對經濟走勢的擔心?!?

    從2020年開始,美聯儲提出一系列新舉措支持經濟,包括開放式的資產購買,擴大貨幣市場流動性便利規模。這是美聯儲迄今為止最激進的市場干預行動,代表著對量化寬松政策的無限制承諾。

    此前,市場廣泛爭論美聯儲的舉措會給經濟帶來通脹甚至滯脹的危機,但就目前的指標來看,美國的通脹率保持在比較低的范圍。張宇燕認為,教科書描述的全球經濟運行邏輯,與今天世界的實踐已經完全脫節,他說,“教科書恐怕要重寫了”。

    當前宏觀經濟形勢及政策的內在邏輯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對此,劉尚希介紹說,長期以來,學界對于貨幣只有“數量”概念,沒有“狀態”概念,這僅是一種基于確定性的無條件同質化假設。從數量的角度,貨幣超發會引發物價上漲;若從貨幣狀態角度理解,貨幣超發是否導致通貨膨脹,取決于具體的宏觀條件。

    這位系統研究收入分配循環理論和公共風險理論的學者認為,當宏觀經濟環境發生變化時,貨幣的狀態就會改變。正常情況下,貨幣狀態就像水一樣,流動性很強,但是當經濟下行時,貨幣就會出現如溫度下降時,水結成冰的形態,出現流動性不足的情況。也就是說,盡管貨幣存量沒有變化,但是貨幣狀態的改變可能會導致流動性溢出或不足。

    “宏觀環境中公共風險的水平也改變了經濟變量之間的關系?!眲⑸邢Uf,要重新認識風險的問題,高風險世界之下,讓風險清零是不可能的,我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權衡風險、轉化風險、對沖風險、降低風險。

    這其中的關鍵是完善預期管理。劉尚希認為,宏觀經濟治理需兼顧長期預期和短期預期的引導,對不同群體、不同主體實施有針對性的預期管理。如果一個部門引導預期,另外一個部門出臺的措施與此不匹配,那么,引導預期政策就會大打折扣,甚至對沖,“所以監管協調需要系統的措施”。

    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碰碰碰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