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hxjhd"><dl id="hxjhd"></dl></form>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meter id="hxjhd"></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hxjhd">
<form id="hxjhd"></form><address id="hxjhd"></address>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listing></address>

    <form id="hxjhd"></form>

    <address id="hxjhd"></address><form id="hxjhd"><nobr id="hxjhd"><progress id="hxjhd"></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hxjhd"><nobr id="hxjhd"></nobr></address>

    <noframes id="hxjhd">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meter id="hxjhd"></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xjhd"></address>
    中國數據存儲服務平臺

    ARM與安謀,中國模式的平衡之道

    【來源 芯謀研究】

    雙贏才是王道

    昨日,外媒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ARM新任CEO Rene Haas在發給員工的備忘錄中表示,ARM將在英國和美國裁員12%至15%。今年年初以來的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內,圍繞ARM的消息不斷出現。英偉達放棄ARM、ARM啟動IPO、ARM換CEO,三件重磅消息無縫銜接,卻又在意料之中。去年,芯謀研究做了一項調研,充分分析了英偉達收購ARM這件事對產業的影響,最終也做出了收購失敗的預測。果不其然,這件對ARM產業鏈客戶傷害很大的并購,最終走向了失敗。

    如今,ARM啟動IPO,必然要解決與其中國合資公司安謀科技的關系。過去幾年,ARM與安謀科技兩者之間關系的走向成為了產業界極其關心的話題。當下,一些外媒最近的報道中,言語中暗示ARM對安謀科技擁有絕對掌控權,顯然這并非真相。在復雜的國際形勢和國內產業迅速發展的背景下,我們關注ARM的動態,但更要關注本土企業安謀科技的未來。在撥開云霧見真相之前,我們先盤一下兩者關系。

    理清ARM和安謀科技

    大眾討論問題的焦點在于,英國ARM公司與中國安謀科技到底是怎樣的關系。根據我們掌握的信息,在合資公司成立協議、ARM授權協議IPLA上,明確寫著:安謀科技是由英國ARM和中方資本共同成立的合資公司,ARM占股49%,中方資本占股51%。安謀科技擁有獨家且永久的,在中國授權銷售ARM知識產權產品的權利;擁有完全獨立的自主研發權利,可開發兼容ARM架構的CPU以及獨立架構的其他處理器,并可將其反向授權給ARM。正是因為ARM對安謀科技這一授權是全球唯一的,這種創新模式讓很多人搞不清楚兩者之間的關系。

    事實上兩者之間確實存有兩層關系。其一,ARM是安謀科技的股東之一,占股比例49%,但并不控股。其二,公司層面上的合作關系,安謀科技被授權可銷售或開發含有ARM IP的產品,按照所含ARM知識產權的比例,給ARM公司分成。從這個層面來說,安謀科技是ARM重要的客戶,甚至可以說是ARM公司全球最大的客戶。

    也許在部分外媒看來,安謀科技與當年的ARM China無甚差別,但從股權結構和合作協議上看,有三個事實無可爭辯:在所有權上,安謀科技是由占股51%的中國資本控股的,ARM 49%的股份不足以控股;在公司法人方面,法人代表是安謀科技現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吳雄昂;在運營上,安謀科技是獨立自主的,ARM作為股東無權插手。2020年ARM聯手厚樸罷免安謀科技董事長兼總經理吳雄昂卻無疾而終的烏龍事件,也驗證了安謀科技公司的獨立性。存在于海外媒體腦中的幻影的ARM China,其實是ARM于2002在上海設立的中國業務總部,以及分別于2004、2008在北京和深圳成立的第二、第三個分公司的集合體,他們僅有銷售和市場功能,并無自主研發權利。但隨著2018年4月安謀科技的正式成立,原來的ARM中國全資子公司轉變為了中方控股、獨立運營的合資公司。

    其實,早在2014年ARM內部就開始孕謀中國2.0戰略,并逐漸形成了把中國業務拆分出來,組建由中方控股的合資公司的想法。2016年ARM被軟銀收購而私有化后,財務投資者軟銀創始人孫正義對這一想法大為肯定,積極推動,并于2017年選擇將合資公司總部落戶深圳。2018年ARM將中國業務作價100億元人民幣估值,并將其中51%的股份賣給了中方資本,成立安謀科技,將合資公司的控制權交給了中方投資人。合資公司是ARM與中國半導體市場加強聯系的重要紐帶,ARM也在成立合資公司之時表現出了極大的誠意——根據協議規定,合資公司獲得了ARM在中國市場永久、獨家的產品銷售權利,以及基于ARM CPU基礎架構的自主研發權利。

    軟銀之所以支持成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資公司,我們分析原因有四:一是為了規避反壟斷的風險,成立合資公司并由中方控股相當于給ARM在中國未來的發展上了份保險;二是,在一定程度上對抗RISC-V在中國市場的沖擊;三是更好地服務中國市場,在全球技術分叉的情況下,安謀科技能夠獨立地在ARM架構基礎上研發,可以更貼近中國半導體市場的需求。四是,成立中方控股的合資公司案例早已有之,并且效果非常不錯。

    安謀科技的合資模式在汽車產業遍地開花。中國目前最大的合資公司就在汽車行業,即1997年由上海汽車集團與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合資成立的上海通用汽車有限公司。它由上海汽車集團以51%控股,但獨立運營。截至2019年,成立23年的上海通用累計銷量就突破了2000萬輛,但生產線基本做到了零庫存,書寫了中國造車史上的一段傳奇。軟銀和ARM也效仿之,在中國的土壤中種下了安謀科技這顆種子,讓它既能結出ARM的“果子”,也能結出它自己的“果子”。

    安謀科技的價值

    由上海汽車集團、通用汽車共同出資組建而成上汽通用在2000年推出的GL8系列汽車,是合資公司在外資公司的基礎上推出的自研車型。根據相關統計顯示,在2021年的合資品牌MPV車型中,GL8占比則高達53%。汽車合資公司的成功也為半導體合資公司的成功提供一個范例。

    安謀科技去年宣布的“A+X”雙輪驅動新戰略,便是在傳統ARM IP代理業務的基礎上推出了“核芯動力”自研品牌,加強了合資公司服務于本土的初衷。在合資公司不斷完善自身業務,深化打造中國本土半導體產業鏈的過程中,也代表著安謀科技繼承了ARM服務于產業鏈的精神內核。

    從支持中國半導體產業鏈的規模上看,自2018年后,安謀科技已經賦能了國內年產值過千億人民幣規模的芯片設計產業,拉動了下游年產值過萬億人民幣規模的智能科技產業生態。在傳統業務方面,安謀科技繼承了ARM在中國的CPU業務,助力ARM CPU累計出貨量超過250多億片。而合資公司的自研業務方面,也已經為安謀科技提供了近1億美元的收入。截至去年,安謀科技的5條自研產品線已經全部實現客戶量產,出貨量上億,全國有超100家客戶,其中超過30家實現了流片和量產。團隊規模方面,安謀科技成立四年來,本土創新團隊人數翻番達800人,其中研發人員就超600人。目前,安謀的社招崗位超200個,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ARM涉及近1000個崗位的裁員。

    根植于國內半導體產業鏈的發展,安謀科技迅速成長了起來。據了解,從2018至2021年,安謀科技營收增長了2.5倍,其中2019年和2020年的增長分別達到了37%和13%;而同期,ARM的營收增長率僅為1.2%和9.5%。這也意味著,那兩年,ARM公司在全球除中國以外的市場,都是負增長,安謀科技是ARM公司全球唯一的增長來源。

    2021年,華為高端芯片受到貿易市場環境的變化而沒有制造條件,這也影響了安謀科技的營收。但盡管這樣,安謀科技在2021年依舊實現了近5%的營收增長,實屬不易。

    安謀科技在中國市場的拓展成為了ARM營收中的亮點。作為ARM的合資公司,安謀科技需要依照兩者之間此前的協定給其持股股東ARM營收分成。根據芯謀研究計算,在2018年-2021年間,安謀科技為ARM貢獻的營收,分別占ARM總營收的23%、31%、34%、27%,而這也讓安謀科技成為了ARM最大的客戶。我們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貿易環境產生了劇烈震動,安謀科技在ARM的營收占比中將會越來越高。

    服務于本土產業鏈,讓安謀科技獲得了成功,它的成功也完美踐行了一個很多人、包括很多ARM公司的高管已經“忘卻”的真理,即ARM架構的成功是源自于產業的成功,源自客戶的成功。反觀ARM,在其被軟銀收購后,ARM開始追逐財務上的“名利場”,而忽視了服務于半導體產業鏈的核心,反而是守住初心的安謀科技,實現了營收增速大幅超過ARM的優異成績。合資公司后來者居上的例子在曾經的互聯網市場中也曾出現過,曾經一度是全球互聯網霸主的雅虎,其于1996年在日本成立的合資公司——雅虎日本發展至今還高居日本的搜索引擎和門戶網站市場中的第一位,而雅虎自己卻早已退出了歷史舞臺。有趣的是,雅虎日本的模式跟安謀科技有異曲同工之妙:雅虎控股40%,而日本投資人控股60%。而這位日本投資人,正是買下ARM公司的軟銀集團孫正義。

    將目光放長遠,安謀科技的價值不僅僅在于其本身的獲利,以及為其持股股東ARM帶來的巨額利潤。對于中國半導體產業鏈來說,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發生變化的情況下,這樣一家具有行業屬性的合資公司更肩負著支持中國半導體產業鏈的發展,尤其是伴隨著ARM架構在中國市場被越來越多的公司所采用,被中資控股公司的存在能夠極大地保障本土半導體產業鏈發展。

    舉例來看,在步入數字化時代后,數據中心成為了各國布局未來的重點之一。在這場科技競爭當中,中國半導體廠商得力于ARM架構的開放性,也開始涉足服務器市場,并取得了突出的成績。

    中國市場需要的是能夠被全球半導體市場所接受的國產化產品。因此,安謀科技此時所推出的自研產品部分在此時就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一是自研產品的知識產權屬于中國公司,二是自研產品是在ARM生態的基礎下構建的,這與國際市場發展并不脫節。站在今天的角度看來,安謀科技的存在不僅能夠保障中國半導體產業鏈的安全,也能增強本土客戶的信心,更能讓中國芯片設計公司不被排除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之外,保障本土半導體公司在國際上的競爭力。

    總結

    國內半導體產業,中外合資模式早在二十幾年前也有很好的樣本。成立于1997年10月的南通富士通,當時由南通華達和外資企業富士通(中國)的合資企業,專門從事封測。十年后,成功在深交所中小板掛牌,一度成為富士通向中國商業伙伴重點推介的成功合作模式。彼時的南通富士通股權架構中,富士通(中國)占股38.46%,62歲的公司董事長石明達及其子石磊以43%的總持股量握有公司控股權。

    上市那一年,時任富士通(中國)有限公司總經理武田春仁的一句話值得玩味:“富士通在本國被稱為‘日本IBM’,進入中國三十多年卻沒有獲得相應成功,對此我一直耿耿于懷?!蹦贤ǜ皇客J皆谥袊袌龅奶剿魃辖^對算成功的,武田所說的“南通富士通的成功上市只是一個開始?!憋@然一語成讖,2007年以后的南通富士通(后改名為通富微電)發展樂觀。

    與此案例類似,合資公司安謀科技在探索中國市場也有著勢不可擋的趨勢,上面也有相關陳述。安謀科技與ARM對中國市場和客戶的理解處于不同的階段,安謀科技與中國客戶之間有著本土化的親密感,因此,不管是ARM還是安謀科技,保持與中國客戶的關系,服務好中國客戶是其擴大中國市場的必要戰略。

    安謀科技是一家第三方屬性的企業,行業的盛衰與其命運息息綁定,所以安謀成于生態。在國內,供應鏈安全是生態之基,保持安謀科技獨立性在一定程度上利于生態建設。

    當然,安謀科技的自研IP是服務中國市場的正向結果,是對客戶需求的蔓延,加強自研符合國內市場需求,所以安謀科技本身還是需要繼續加強自研產品。與此同時,在國內人才短缺和流失嚴重的當下,安謀科技繼續保持團隊凝聚力,尤其是核心管理層的凝聚力,增加產業界對安謀科技的信心。

    此外,以ARM公司新CEO為代表的管理層與安謀科技的溝通也極其重要。新CEO Rene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中國市場表現非常好。中國市場的良性發展正面促進著ARM全球的發展,合資公司的模式是深入中國市場的重要抓手。ARM的成功離不開客戶的成功,產業并不希望ARM被淪為貿易戰的犧牲品。也只有安謀科技在更加服務好中國這一重要市場的前提下,ARM才能和安謀科技實現雙贏。

    無論是上汽通用、還是雅虎日本,其外方股東都不曾試圖去控制合資公司。同時,在本土控股股東和管理層的領導下,這兩家合資公司都在本土市場取得了甚至超越外方股東的優異業績。顯然,不管從成績還是生態建設方面,安謀科技都是ARM布局中國市場因地制宜的最佳策略,同時確保安謀科技是中方控股、獨立運營的合資公司這一基本事實,妥善解決相關糾紛,確保安謀科技能夠繼續保障中國產業鏈供應安全,這也是ARM在中國市場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唯一途徑。畢竟,ARM公司是離不開中國市場的。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存儲在線 » ARM與安謀,中國模式的平衡之道
    分享到: 更多 (0)
    97无码免费人妻超级碰碰碰碰
    <form id="hxjhd"><dl id="hxjhd"></dl></form>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meter id="hxjhd"></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hxjhd">
    <form id="hxjhd"></form><address id="hxjhd"></address>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listing></address>
    
    
      <form id="hxjhd"></form>

      <address id="hxjhd"></address><form id="hxjhd"><nobr id="hxjhd"><progress id="hxjhd"></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hxjhd"><nobr id="hxjhd"></nobr></address>

      <noframes id="hxjhd">

      <address id="hxjhd"><listing id="hxjhd"><meter id="hxjhd"></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xjhd"></address>